明清瓷器、康熙瓷器、古玩收藏网
|
|
|
|
|
|
|
|
|
 
店内公告:
·精品欣赏!   ·进入《藏友天地》,在收藏知识的海洋中漫游!  
栏目导航
关于收藏
关于鉴定
论文专著
精品赏析
藏品展示
小说散文
历史年表
相关法规
站内搜索
关键字:
类 型:
   
浏览统计
外销瓷市场掠影!行情飞涨 价...
景德镇瓷器仿古作伪探秘
走出古瓷收藏的误区
珐琅彩瓷的拍场升值轨迹(图...
2005年拍卖价格最高的10件艺...
丽质天成 寿山石鉴赏
您现在的位置 ->> 梁山古玩 ->> 藏友天地 ->> 关于收藏
景德镇瓷器仿古作伪探秘

点击数:16174
文字 〖 自动滚屏(右键暂停)


2005-6-20

     看不懂,老法师大跌眼镜 

  前不久,广东某海关截获一大批闯关出境的明清时期官窑瓷器。为确定这批走私文物的真伪和价值,海关方面请来6位文物专家掌眼。老法师们细察之下,一致认定这批明清瓷器是国内罕见的珍品,其中还有国家一级文物。国家文物局早有明文规定:清代乾隆六十年前的陶瓷精品不准出境流通。海关方面顺藤摸瓜赶到景德镇卖主家中,团团围住。那个人得知来意后不慌不忙地从床底下拖出一只大浴盆,里面装满了清三代官窑器。哪里来的?回话底气十足:本人仿着玩玩,犯什么法了?老法师大跌眼镜,惊呼: “ 看不懂,看不懂! ” 
 
  景德镇,中国的瓷都,傲视天下千百年,但同时也是中国古瓷赝品的最大产销地。只不过现在从这个地方出来的赝品,数量之多,品种之丰,技术之精,手段之高,都达到了前所未有的地步。近年来,还有不少赝品堂而皇之地出现在国际性大型艺术品拍卖会上,成交价越高,对新仿作伪者的刺激也越大。但收藏家们对此的警惕性也高了,在拍卖会预展或拍卖图录上,不少官窑器就先露出了蛛丝马脚。所以有些拍卖公司干脆对有些不能确定的拍卖品标得含糊些,比如只说“ 乾隆款 ” 而不说定是乾隆年制。但道高一尺,魔高一丈,今天的破绽,就是明天攻关的目标。 

  有一次,一个台湾商人带着一个景德镇的工匠走进上海某文物商店,看了半天,指着橱窗里一个康熙五彩盖坛说:这个你能不能做?工匠端详片刻后作出肯定回答,于是那个商人就高价买下这件官窑器。不久,在一个拍卖会上,这件东西出现了,因为来龙去脉清楚,几个回合就被海外收藏家竞购获得。但过了一年,同样的康熙五彩盖坛又出现在北方的拍卖会上,物主是 “ 一个不愿透露姓名的收藏家 ” ,价钱不算高,又被拍走。可是到了这年的秋季拍卖会上,这件东西又如幽灵般地在香港出现了,这下圈内人士怀疑了,刨根究底,原来是那个台湾商人高价收买了工匠,让他照着文物商店里买来的那件康熙官窑仿了10件,隔三岔五地流到市场上去牟利。后来一些文物贩子更加爽气,拿着故宫博物院的或拍卖会的图录叫匠人依样画葫芦,照样在市场里蒙人。
  
  人间四月芳菲尽,山寺桃花始盛开,一年一度的春季拍卖会即将在上海开槌,古瓷器是不可缺席的 “ 当家小生 ” ,那么今年的面目又将如何?是收藏家最心悬的事,为此,记者专程到景德镇,看看假古董是如何出笼的,也算给大家提个醒吧。 

 

    假李逵,混迹市场扬浊浪

  关于赝品流入市场然后当事人狠很地发了一笔的故事,在景德镇如当代《世说新语》,流传甚多,那么这些李鬼是如何混迹市场兴风作浪的呢?

  在樊家井,记者看到不少人背着一个行李袋在各个作坊探头探脑,这些人就是被当地人称之为 “ 抚州佬 ” 的瓷器贩子,他们来自土地贫瘠的江西抚州地区,在景德镇收了货,就奔全国各地销售。此外,还有本省的南昌人和沈阳、北京、天津的贩子加盟,这些贩子到了各地市场后,就口吐莲花,编起关于太监遗物一类的神奇故事,眼力差、阅历浅的收藏爱好者一不小心就上当。 
 
  港台商人也是这里的常客。有个台湾商人,9年前就来此 “ 访古 ” ,如今已经说得一口流利的江西话,如果外表再土一点的话,跟老表无异。当地人说,他每月来一次,对市场了如指掌,对仿古作坊更是熟门熟路。靠仿古瓷,他起码赚了两幢小洋搂。 

  这样的客户是不少的。做高仿的作坊从不抛头露面,客人都是有人介绍来的,做的是场外交易。“做着一笔生意就可以吃一年了。”当地人说。还有一个专说,某老资格的拍卖行与贩子“ 合伙 ”倒卖高仿器,在香港一次拍卖会 “ 成功 ” 拍出两件官窑器。不久,一个收藏家不小心将其中一件砸碎了,这才从胎骨中发现疑问,找到拍卖行退钱,要是没砸碎呢? 

     樊家井,前店后作坊产销大路货

  记者一到景德镇,就在景德镇陶瓷学院教授的陪同下马不停蹄地开始探访。我们先去与火车站毗邻的樊家井,这里原本是农村,住着近千户人家,这几年,农民将房屋租给瓷业个体户,使这里成为一个具有四百余家个体作坊,专门从事中、低档仿古瓷的集散地。

  记者意在探访 “ 仿古作伪 ” ,就先按照墙上写着的大字 “ 旧瓷器修复 ” ,来到一家作坊。

  我们人还没走近,看门的狗就狂吠起来,屋里虽然一团昏暗,但记者还是看到主人慌忙将一件瓷瓶藏到一口大缸里,用盖子盖上。出门迎客,一见是景德镇陶瓷学院的教授,紧张的神色顿时烟散,将我们一行迎了进去。寒暄之后,得知这个壮年作坊主姓张,他的父亲在解放前就是收旧货兼带修复的,子承父业,他也学得一手绝活儿。在记者的要求下他就介绍了几种作伪的方法。
 
   为了证明手段高明,张先生从里屋拿出一件清康熙年间斗彩小碟,得意他说: “ 一个香港客人拿来这个小碟子要我加彩,你看,这填上去的釉色就跟老货一模一样。 ” 

  记者接过来一看底足,确实是老货,而且青花的颜色也相当纯正。一般搞收藏的人常以底足的切削和青花的釉来鉴别真伪,如果面对这件瓷器,就可能上当。

  朋友介绍,景德镇在80年代,修补瓷器这一行是赚了一点钱的,但到了90年代后期,这些残破的老器也难找了,工匠们就在高仿瓷上 “ 攻关 ” ,整个 “ 克隆瓷 ” 送到你面前。这就是整器作伪,即根据前代的某一器物,照样或照文献记载而制作。

  我们继续向樊家井深入。在几家店里,笔者看到上海古玩市场上常见的青花过墙龙盘、一路莲科盘和天球瓶等还真不少,茶叶末、郎窑红、祭蓝、洒蓝这类颜色釉器物也一应俱全,价钱是上海的一半。在一家作坊里看到几个姑娘低着头凑着从门窗透进来的光,在瓷胎表面或描花、或镂空、或填色,整个大房间里居然没有开灯,也许作坊主是为了节省电费吧。作坊里新仿的瓷器以胆式瓶、箭筒、百鹿尊等大器为主,明、清风格居多,粉彩居多,一股腐俗之气扑面而来。 
  
  在樊家井,也有外来的作坊主。记者在一家作坊里就看到工匠们在老板的指挥下做着宋影青瓷器,从拉坯到刻花都有明确的分工。最后,一个工匠在刚出窑的瓷器上涂满了泥巴。记者从老板的嘴里得知,这泥巴里掺有碱性的稻草屑,几天后再抹去一些表面的泥,就可以冒充刚出土的文物了。

  又走过几个店面,看到的情景就让记者开了眼界。只见一个老板往4件元代的玉壶春瓶上刷一种紫色的涂料,涂满后就放在台阶上晾晒。那个老板倒也直爽,告诉记者这种药水就是高锰酸钾加硝酸再加松香水,按一定比例调和后刷在瓷器表面,一小时后就可见分晓。瓷器的浮光没有了,然后再用砂轮和砂纸细细打磨出粗细痕迹,看上去这件瓷器从祖奶奶那辈子就用了。再比如元器在底部会出现 “ 火石红 ” ,这是鉴定的一个重要依据,但现在也有人 “ 攻关 ” 成功,将湿的老糠灰垫在器物的底部进窑,烧成后的底足就会出现 “ 火石红 ” 。如果想做成出土器,就涂上一种红泥,使泥浆渗透到开片纹里,收藏家们所说的土锈就是这种样子。在另一家作坊里记者就看到用这种方法做成的元代青花戏曲人物坛,老板娘拿来一块抹布让记者试一下,沾水一擦,表面的泥土没有了,但见风后又浮现了。这种元代青花大坛存世不多,是收藏家做梦也不敢奢想的重器,在拍卖行里起叫价至少100万元,而在这里300元就可以轻松购得。

 

    高仿瓷,拍卖会上显幽灵 

  相对大路货而言,运用 “ 高新技术 ” 新仿的官窑器就是高仿瓷。

  在景德镇找一家高仿瓷的作坊,如果没有当地人 “ 仙人指路 ” 。就像胡传魁的忠义救国军开进沙家浜,两眼一抹黑。高仿瓷不需要大规模的生产,也不宜公开,有些技艺是上辈子人传下来的,甚至只传儿子不传女儿。有些作坊主是原来景德镇一些国有瓷厂的技术人员,他们在工厂倒闭后就流向民间,自己办作坊或受雇于人,将新技术引进高仿工艺,达到了前无古人的地步。

  李家坳是其中一个高仿瓷的 “ 基地 ” ,记者在朋友的帮助下找到一家作坊,店主搞高仿瓷已有几年了,这个绰号叫做 “ 小日本 ” 的作坊主说,他做高仿瓷是从泥料抓起的,买来矿土不要球磨机加工,自己脚踩淘泥,这样淘出来的瓷土就留有气泡和细小的颗粒,跟老器无异。 ” 过去的人哪来的机器啊,全手工嘛。至于釉料,也是自己买来后再配的。不同的朝代釉色是不同的,比如元代,青花里料里就要加点红头黑头,使之泛出紫红色,还有青花中的点点铁锈斑,靠的是增加氧化铁的成分,至于元器特有的晕散,就要通过控制窑炉的气氛来实现了。这是学问,说了你也听不懂。但有一点,我们搞高仿,一个品种常常要搞几十遍,成功不容易啊,卖得高一点也是应该的。 ”
  
   “ 小日本 ” 的店铺有两层,下面一层是大路货,二搂才是 “ 精品店 ” 。我们在二楼看到一件三寸高的斗彩梅瓶,仿清乾隆官窑的,要价800元,仿元的青花缠枝莲大盘,底足的跳刀痕都做出来了,要价4000元。 “ 不要嫌贵,这东西成品率很低,再说到了上海,一出手就是一个跟头,要是到了拍卖会上呢? ” 

 

     精英级,做得比官窑还官窑

  在神仙井,记者探访了华弘陶瓷企业有限公司,这是有着一百多名员工的合资企业,还有3个景德镇仅存的柴窑。记者走进窑场时,堆成小山的松柴在阳光下散发着诱人的清香。为捕捉官窑的神韵而使用柴窑,在已经普遍使用棱子窑(即煤气窑)的瓷都是非常奢侈的,它意味着生产成本的大大增加。曾经是一家国有瓷厂总工程师、如今在此地担任总经理的胡家旺告诉记者,烧一窑要消耗松柴4卡车,时间是22个小时。但向元华董事长似乎不在乎成本, “ 我们拥有对外自营出口权,产品百分之七十销往国外,所以我们追求最好的。 ”

  这个公司以仿清代官窑器为骄傲,记者在产品陈列室里看到了一水的清三代官窑器,胎骨细腻,釉面如脂如玉,画风酷似清代。 “ 以我们的技术力量,可以做得比官窑还官窑。 ” 向老板说。他还说公司收藏了一些清代官窑,故而不少高仿品是有出处的,从器型到分量都不差分毫。

  在佳洋陶瓷公司,记者见到了一个 “ 精英 ” 级的老板,说他精英,是因为黄云鹏董事长60年代就读于陶瓷学院,应是科班出身,毕业后到陶瓷公司工作,搞过考古和雕塑。1979年,他从凤城一个博物馆里以1000元的代价买回一件元代青花梅瓶,这个梅瓶是当地一个老太太翻地时从地下挖出来的,卖给博物馆得了600元,发色古雅,器型完整,是一件标准的元代大器,但回到景德镇,领导却嫌贵。黄先生当时表态,要把1000元投资变成3000元。于是他依样画葫芦地做了4件,第一天展出,就被一个日本旅游团 “ 掠走 ” 。从此,尝到甜头的陶瓷公司一发而不可收,元、明、清一路仿来,大大地过了把 “ 御窑瘾 ”。
  
    佳洋公司以仿元、明见长,从时代风格到釉料、器型,黄先生心里都有一本账,因此他们仿的器物非常神似。故宫博物院和上海博物馆都和他合作,监制产品然后在北京、上海两地出售。

[ 回到顶端 ]   [ 关闭窗口 ]  

  • 上一篇: 160万件中国流失国宝之谜(图)
  • 下一篇: 盗墓现象的历史文化考察

  • 梁山古玩 (www.long-sun.com) 版权所有 2005-2010©  琼ICP备05004746号   
    收藏明清瓷器,康熙瓷器,竹木牙雕,化石,奇石,珍稀贝壳等古玩珍品,现将多年收藏之明清瓷器藏品、康熙瓷器在此展示,交流。借此广交藏友,以达相互交流,互通有无,共同提高之目的。
    网警备案:46010502000074